棉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棉被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信信托三峡全通项目进入债权拍卖程序

发布时间:2020-03-26 11:40:18 阅读: 来源:棉被厂家

本报记者 冀欣 乔加伟 北京 上海报道

僵持数月后,面临还款付息风险的中信信托三峡全通项目,终于决定通过债权拍卖实现退出。此前一直寄望于当地政府出手相救的一揽子解决方案,在各方频繁协调未果的情况下,暂以失败告终。

至此,这则在业内引发巨大反响的信托风险处置案例,真正进入了最后阶段。究竟谁来接盘,成为眼下最大的悬念。

“不得已”的拍卖

4月10日,天问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发布的公告称,受债权人中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委托,将于4月28日下午15点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公开拍卖债务人为宜昌三峡全通涂锌板有限公司的不良信托贷款债权。

此次被拍卖的债权总额11.72亿元,其中,债权本金11.22亿元,利息0.11亿元,违约金0.39亿元。债权担保物为宜昌市夷陵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位于湖北省宜昌市伍家岗区龙盘湖的两宗总面积约187.33万平方米(2810亩)地块的国有土地使用权。据了解,这部分抵押物评估值不低于30.7亿元,抵押率为36.16%。

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12月28日,“中信制造·三峡全通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成立,分四次分别募集完成,信托本金共计人民币13.33亿元,期限为18个月,全部为现金形式认购。信托资金全部用于向宜昌三峡全通涂镀板有限公司发放流动资金贷款。

而2012年初以来,钢材价格持续下跌,钢铁行业全面亏损,三峡全通公司因经营状况困难,资金周转紧张。据了解,三峡全通总体债务规模约70亿元,资产负债率在62%到63%之间,超过10家金融机构参与其中,包括信托计划在内的融资偿付面临极大压力。

1月中旬,中信信托即公告称,截至彼时,三峡全通未能按时支付应该分两笔清偿的信托贷款本息已达到5.91亿元。据记者了解,此后另一个兑付时点,2月7日本息共2.05亿元的信托贷款,三峡全通也未能按时缴还。因三峡全通的违约行为,中信信托决定将其信托存续的优先级信托受益权到期日延期三个月。

“选择拍卖债权,是为了避免走司法程序的时间成本,尽早解决问题,最大化保障投资人的利益。”中信信托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而事实上,这并不是中信信托最为期待的解决方案。

此前,中信信托副总经理李子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正在密切保持与当地政府等各方的紧密磋商,并已达成解决问题的规划雏形,但还未形成最终可供执行的方案。中信信托内部期望,上述违约事件可以在春节前达成圆满结果。

记者当时了解到的消息显示,三峡全通有可能在当地政府的牵头下,通过引入战略投资者等一揽子计划获得重新盘活的希望,并解决迫在眉睫的债务问题。而决定此事能否顺利成行的关键,即在于宜昌市政府方面的态度和措施。

劣后的“亏损”

随着一纸拍卖公告的落地,寄望政府出手相救的计划最终未能达成实质进展。

接近项目运行的知情人士透露,中信信托一直希望此事可以通过与当地政府的磋商,合作化解债务问题。尽管项目成立自伊始便得到了政府层面的大力推动,但危机出现后,当地政府却少有积极回应,相关各方的利益协调始终难以达成一致,最终不得不选择启动拍卖债权这种不确定性更高的二套方案。

事实上,该项目走到今日局面,国有资产也可能受到牵连,面临可能流失的风险。

记者了解到,中信信托之所以介入三峡全通项目,也得益于彼时地方政府的推荐。作为湖北省第二大民企,宜昌市政府重点支持发展的招商引资企业,三峡全通获得当地政府在各方面的大力支持,打通融资渠道之类的政策扶持更是毋庸赘言。

这种支持也体现在了中信信托项目的具体设计中。该信托的交易结构设计中,除了以宜昌市夷陵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以其持有的两块住宅和商业用地为信托计划的还款提供抵押担保,同时还按照与优先级1:3的比例由夷陵国资委认购3.3亿份信托计划普通级受益权,为信托计划优先级受益权提供增信安排。

按照规定,劣后受益人享有的收取信托收益及财产分配需在优先受益人之后,承担更高收益的同时也承担更高风险。

也就是说,一旦债权或担保物折价拍卖,认购劣后份额的夷陵国资将先行背负这部分“亏损”。这也让本次拍卖的接盘方及成交价格更加引人注目。

据经手本次债权拍卖的拍卖公司工作人员介绍,目前对于拍卖参与方的资质和要求并无特殊要求,但在业内人士看来,收购十几个亿的债权,有出资能力且愿意介入的企业实质并无太多。地方国资或地方背景的大型国有企业出面接盘的可操作性更高。

而按照惯例,第一次拍卖竞拍者的积极性都不会很高,流拍的可能性很高,折价后的第二次拍卖,真正买主“现身”的可能性更大。

遭多方起诉

三峡全通涂镀板的崛起一度被冠以“全通速度”之称。支撑其迅速扩张的是跃进式的债务,据媒体披露,包括建设银行、民生银行、汉口银行、中信银行、北部湾银行在内的十余家银行为其提供了数十亿元贷款。

“除了已披露出来的银行融资,三峡全通还有20多亿元的信托、融资租赁高成本融资,兴业金融租赁、中铁租赁、光大金融租赁、新疆长城金融租赁均曾与三峡全通有业务往来,借款规模均在几亿元。”上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不过记者未能一一与相关租赁公司核对。

但是,伴随经济形势变差,银行开始收缩银根。三峡全通2012年融资开始艰难,国内一家评级公司高管此前短信对记者称,“2012年三峡全通试图发行20亿元企业债券,发行人和投行找到了我们和上海新世纪评估公司,给这期企业债券做评级和推介,我们看过相关资料后,都拒绝了这个项目,最后导致该项目没有过湖北省发改委,无疾而终”。

2012年9月,三峡全通最终资金链断裂,生产线停产。

记者最新获悉,包括中信信托在内的几家机构债权人,已将三峡全通诉诸法庭。最近的一起来自中铁租赁,4月初,中铁租赁已以“融资租赁合同纠纷”通过法院向三峡全通追偿融资租赁款。

阳痿的5大症状你知道吗

食管癌晚期患者如何对症治疗

南宁神经性皮炎白癜风如何护理好

治疗子宫肌瘤多大需要做手术治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