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棉被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娑婆世界作者叶聪灵[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19:31:44 阅读: 来源:棉被厂家

佛教里面称呼

人类目前在地球所居住的这个世界

叫做娑婆世界

意思是指有所缺憾

有所不足的世界

每晚睡觉前,我都会去看看我的论坛主页:MI。它是Mission Impossible的缩写,译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MI论坛是亚洲探索神秘事件最具影响力的私人论坛。集结世界诡异的精英人才,追寻神秘人物的踪迹,完成一个又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同时MI论坛也是我的“类侦探社”与外部世界连接的窗口。

Grace,大家都喜欢这样叫我。几乎没有人知道,我的中文名字是乐文夕。有谁能够把那么具有影响力的MI联盟机构和一个只有19岁的最普通不过的大二女生联系在一起呢?

我的骨子里有着某种小骄傲,偶尔也有点儿小幽默。在12岁时就已经成为奇幻小说的畅销作家,并用巨额稿费打造了一个神秘事件的研究机构。我有时候还真是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呢!不过,现实生活里的我可是非常低调的,不过是个梳着蓬蓬辫,戴厚眼镜的“小书呆子”,而且超爱帅哥,算是一个标准的花痴。

[英俊的半脸少年]

“我只记录那些刹那闪动却又匆匆消失的绝美轨迹。”我嘴里念着摄影展的主题,眼睛放光地盯着木村。他可是MI论坛夜半出现的常客,而且,是怪异事件的记录者。

“你知道,他手里在雕刻的是什么东西吗?那是墓碑。”木村指着其中的一张照片说到。

“窗口里的这个男孩真的很帅!虽然只能看到半张脸。”

“他是个怪人。整天看守着墓园,雕刻墓碑,说着对死亡的预示。”

“站在墓园里的女孩,眼睛里流出的不是泪,而是……血?”我看着木村的另一幅作品。

“在当地的小镇盛行着‘泪血少女’的传闻。白天从来都看不到她的踪迹,只有在夜晚她才会现身。你说她是人还是鬼呢?”木村的语气显然是带着挑衅。

“只有在深夜才出现的女鬼,听起来就令人兴奋!”我一脸坏笑地走开,留下表情惊讶的木村。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优雅的跳离者]

MI论坛的坛主邮箱里收到一封标明“任务启动”的电邮。整封电邮都在大段描述着一个极为怪异的男人:

若悉是个只在黑夜才活跃起来的人,他喜欢跟踪、摄影、记录那些隐秘的人群。他的采访通常都可以上头条,但是他报道的全部新闻都发生在夜里。前些天我发现了他的一个日记本,里面居然记录的都是他的梦境。这么多年来,我似乎从未了解过我的弟弟欧若悉……

邮件的署名是欧若思,她委托侦探社为她做的事情就是要我们想尽一切办法来了解她的弟弟欧若悉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神秘的夜游狂人+疯狂的梦境记录者,欧若悉如果不是被打上了这样的烙印,他绝对是一个梳着帅气短发的型男。呵呵,我一向就喜欢帅哥。

在我的计算机档案系统里,我点中了235号专员的头像:楚铬铭(Jerry),中澳混血儿,号称“梦境分析狂人”,22岁的精神病学博士,梦境解析是他的强项。对!就是他了。

[遍布爱丽丝的痕迹]

“他失踪了,突然间就消失了!已经一个星期,我报了警,可警方一点儿线索也没有。”欧若思端着咖啡杯的手有些微微的颤抖。

身旁的Jerry用一种有些惊叹的眼神看着我,“我邀请你来这里的唯一原因,是因为你可以通过梦境分析来准确描述一个人的人格和他所经历过的事情,而不是让你用瞪得像牛一样大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看。”我提醒Jerry不要把焦点放在我的身上。

“能拿到他这本全部都记录着梦境的日记,应该可以通过这些了解到他的真实想法。不过,我需要一段时间作详细的分析才能给出答案。”Jerry言归正传了,“欧若悉的梦里总是出现一个叫爱丽丝的女孩子,时而是魔鬼,时而又变成天使……”Jerry嘟囔着。

几天前,身处澳洲的Jerry听到我对于午夜狂人欧若悉的描述,简直欣喜若狂,几乎跨越了半个地球一刻没有耽搁地出现在我面前。事情开始好玩起来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带星星图案的火柴盒]

“爱丽丝漂浮在距离我很遥远的空中,她不断点燃一根根火柴,火柴又不断地熄灭。我也漂浮了起来!火柴盒把我们团团包围。可是突然间爱丽丝就消失了……”Jerry读着欧若悉记录的他失踪之前的最后一个梦境。

“爱丽丝和火柴盒?这根本就是毫不搭调的两件事啊!”我期待着Jerry的分析。

“在欧若悉的概念里,人类的生命就仿佛是被瞬间点亮又很快熄灭的火柴一样。而火柴盒似乎是象征着某种……归宿。对,是坟墓。”Jerry的眼睛瞪得雪亮。

“坟墓?这也太扯了吧?不过,他画在日记本上的火柴盒的星星图案,我好像真的在哪里见过。”我想起了摄影展上的那张照片里,那男孩雕刻的星星图案。

“墓园!那个男孩是看守墓园的!”我告诉Jerry。

“所以火柴盒代表的是石棺。也就是说,欧若悉在失踪之前,最想去的地方是墓园。”Jerry恍然大悟。

“可是,爱丽丝在他的梦境里又象征着什么呢?噢,我明白了,是把他引向阴间的女鬼。”我自以为是地挑了一下眉头。

[冷飕飕的巧合]

通过木村的帮助,我找到了照片里的男孩所在的墓园——竟然是在南部一个非常偏僻的小镇上。我和Jerry一路打听,终于来到了那座传说中的墓园。

“哇!这里冷飕飕的,好奇怪。”Jerry耸着肩膀,“Grace,你确定那男孩刻的星星图案和欧若悉日记本上的星星图案是一样的?”

“你这假洋鬼子!你不是怕了吧?说不定欧若悉此时就在你的旁边听你说话噢!”我止不住大笑。

“能听到我说话,除非他还活着。如果他死了,还能听到我说话,他就是鬼了,换句话说:我——遇——到——鬼——了!”突然,Jerry脸色发白。因为,就在他的旁边,有一块白色的墓碑,上面刻着“欧若悉”三个字。

墓碑上的死亡时间显示,欧若悉死于五天之前。他到底是怎么死的呢?又为什么被埋葬在这个偏僻的墓园里呢?难道,我们的任务,从要去了解一个活人,变成去调查一个死人了吗?

Jerry的脸色不好:“说不定,他日记本上记录的梦境,可以帮助我们找到他在这里死亡的原因。”

“你们认识他?”一个温柔却又有些冷淡的声音出现了。

我抬起头,看到了一个非常英俊的男孩。“你是照片里的男孩!”我有些兴奋。他的头发很长,遮住了半边脸,简直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王子。

“欧若悉是自杀的。也是他委托我把他安葬在这个墓园里的。”男孩一边说,一边擦着我肩膀走了,一瞬间,我的心里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如果死亡是一种概率]

“他真的在这座坟墓里吗?他突然失踪,又突然自杀,还死在了这么不可思议的地方!我不相信。”欧若思收到我们的消息,三天之后,也赶到了墓园。

“如果死亡是一种概率,他为什么不能死在这里呢?”那个英俊的男孩又出现了。

因为受了打击而有些疯狂的欧若思居然让墓园里的工人把她弟弟的坟给挖开了!可是在工人打开石棺的那一刻,大家都屏住了呼吸。My God!石棺里居然什么都没有!那男孩不是说过,是他亲手埋葬了欧若悉吗?可是,石棺里为什么没有尸体呢?

“你不应该这么做!”男孩丢下这一句就要走开。

“你叫什么名字?”就在他要离开的时候,我问他。

“彭明朗。”

[深夜到访]

“你打算去找彭明朗?难道你不怕?看守墓园的古怪男孩,他确定欧若悉必死无疑,可是石棺里却没有尸体,整件事很诡异,彭明朗太危险了!”Jerry有些激动。

“正是因为我觉得彭明朗可能是最后一个见到欧若悉的人,也可能是唯一知道欧若悉失踪原因的人,所以我才一定要去找他啊!”我说道。

……

墓园旁边那座亮着灯的小别墅就是彭明朗的家。我在窗子里看到他正在专心地雕刻着什么东西。我按响门铃,听到他来开门的声音。

“我知道你会来找我。”彭明朗一边开门,一边说道。

“可是你从来没问过,我为什么会来到这座墓园,为什么要探寻欧若悉的消息。”

“你肯定想知道,我和欧若悉之间是什么关系。但是很抱歉,这一切我都不能告诉你,因为这是我和他之间的约定。至于你可能是个好奇的探秘者,或者是个私家侦探。不过我劝你最好别碰这件事。”

我依旧看不清那另外的半边脸,但是,我可以看到在他耳朵上,有闪闪发亮的东西。

“你的耳钻很酷,很精致。”我竟然突然间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你要看看吗?”彭明朗一边说一边摘下了他右耳的耳钻。

“很漂亮。”我称赞着,看完之后,我把它放在了茶桌上。

那一夜,我和彭明朗竟然没有再继续关于欧若悉的话题,而是谈起了我们彼此的生活……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泪血少女]

“欧若悉一直都可以在梦里见到同一个女孩,可以肯定他对这个女孩有深深的迷恋。就像你迷恋彭明朗一样。”Jerry本来一本正经的言辞却变成了戏谑我的说教。

“我为什么不能迷恋他啊?他很帅,而且与众不同。我觉得欧若思也很奇怪。她竟然在过去的一年里不惜动用了私家侦探来调查她弟弟,为什么身为姐弟,他们的关系却像陌生人一样呢?更奇怪的是,连私家侦探都无法调查出她弟弟的为人。似乎用任何常规的手法想找到线索都变成了一件不可能的事。”我觉得,欧家的背后隐匿着某些秘密。

“我们应该再去找彭明朗谈谈!”Jerry显得兴致勃勃。

我和Jerry来到了彭明朗居住的小别墅,而大门居然是半掩着的。

“门怎么没有锁?Jerry你闻没闻到,好像有一种血腥的味道。”我和Jerry走进了小别墅。

很重的血腥的味道扑面而来,彭明朗家的客厅里到处都是雕刻好的墓碑,雪白的墙壁上还有斑斑的血迹。顺着血迹的方向,我们找到了一间卧室,Jerry把门推开时,我们看到,在卧室的大床上,居然直挺挺地躺着一个七窍流血的女孩!

Jerry用有些微微颤抖的手探了探女孩的鼻息,又摸了摸她的脸。“她已经死了!应该是刚死不久。”

她的眼睛、鼻子、耳朵、嘴角,都流着血。就连手指甲和脚指甲里也渗透着血迹,就像一条条的小河流,从她的指缝间有缓缓流过的痕迹。

“她到底是怎么死的呢?整个房间里都蔓延着她的血迹,可是她的身上却几乎没有任何明显的伤口。”我说道,“Jerry你看,她的手里还握着一张照片。”我已经被吓到,只是故作镇定。

女孩的手里握着的照片上,有个梳着长卷发,脸色白皙,眼睛很大,又面带微笑的女孩。她穿着很漂亮的粉红色的公主裙,手里拿着一颗很大的红色苹果。照片却几乎都被死去女孩的血迹给沾染了,显出异样的恐怖。

“这个女孩我好像在哪里见过!”我和Jerry居然说出了同样的一句话。

“我是说这个死去的女孩,我在木村的摄影展上看到过她的照片,木村告诉我,她就是当地盛传的‘血泪少女’,甚至还有很多人认为她是已经死去的女鬼。”我说道。

“我说的是这张照片里的女孩。她的样子和欧若悉在梦境中见到的爱丽丝非常相像。”Jerry说着。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昏迷的男孩]

我一边拨通了警局的电话,一边向卧室的窗口走去,因为房间里的信号不太好。

“……我们发现了一具尸体,床上有一个死亡的女孩……”我一边向警局的人报警,一边感觉到我的脚底下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不……不是一具,是两具!”我低头看到了自己脚底下踩到的,是一个男孩的一条腿。

“这个男孩还没有死,你干嘛那么惊慌失措!”Jerry试探了一下男孩的鼻息,“他应该只是昏倒了,这张床太大,才遮住了我们的视线,我们没看到地上还躺着一个人呢。”

……

两个小时以后,警察和法医都来了。法医在检查女孩的尸体时一直皱着眉头。

“女孩死亡的时间应该不会超过两个小时,死亡原因是失血过多。可是她身体上没有任何明显的伤口,我还不能断定造成她失血过多而死亡的真正原因。所以,需要回去作进一步的解剖调查。”法医对其中一个探员说道。

现场那个昏倒的男孩已经被医院的救护人员抬走了,至于他昏迷的原因和他为什么会在女孩死亡的现场出现,他和女孩是什么关系,他们又为什么都出现在了彭明朗的家里,彭明朗又去了哪里,别墅的大门为什么没有锁,这一连串的问题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却并没有任何答案,一切都显得扑朔迷离。

[抽象的符号]

“就连医生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醒来。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也几乎没有人见过他。在他居住的地下室里,我们只找到了一本写满符号的小册子。”我坐在男孩的病床前,看着他的脸,他竟然非常平静地那样沉睡着。

“看来我们都注定要被一本小册子给弄得绞尽脑汁了!”Jerry对旁边的Samuel说着。

Samuel,是MI论坛里的第128号专员,他是精通符号学的专家。Samuel对各个地区和民族的各种文字符、讯号符、密码、古文明记号、手语等都颇有研究,就像是一个谜语的破译者一样。

“他的小册子上每一页都画了一只苹果,而且都是在右下角的位置,苹果一定是在他的生活中有着很重要的意义。”Samuel说着。

“又是苹果!照片里的女孩,手上拿着苹果;欧若悉梦境中的女孩也拿着苹果;这个男孩的小册子上也有苹果。”Jerry说着,“米小林,这是他留在小册子上的名字。”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潜水钟与蝴蝶]

米小林终于苏醒了!可是醒过来的他却更加令人费解:他几乎全身瘫痪,失去了听觉,也无法发出声音,如果不是他眨着的眼睛和偶尔抽动一下的面部表情,我们几乎相信他已经死了。就连医生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警方更是没有办法和这样的一个目击证人进行沟通了。

“看了那么多关于活死人的电影,我这一次算是见识到什么叫活死人了!”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这样一幅画面:吸血的厉鬼吸干了女孩的鲜血,又夺走了男孩的魂魄。

Samuel用两根手指敲着桌子,若有所思:“我有办法可以和活死人交流。我可以按照汉语拼音的排列表把所有的拼音字母读给他听,只要是他可以确定的拼音,就眨右眼,如果不是,就眨左眼。这样我们再把拼音拼出来,就可以知道他想表达什么了!”Samuel像看到了一线曙光。

按照事先约定好的方法,Samuel开始读拼音字母。半个小时过去了,我们把米小林“眨”出来的字母拼在一起,发现,那居然是和欧若悉的日记本上出现的名字一样的三个字:爱丽丝。

[奇才的相聚]

Samuel用了一天的时间,和米小林沟通的结果还是让人费解。“米小林告诉我,他有一个很好的朋友,是因为他才死去的,他一直非常内疚,而且他朋友的死和一辆玩具小卡车有关。后来他又提到了关于爱丽丝梦游仙境的故事。”

“我彻底被搞糊涂了!一个爱丽丝女鬼,一个七窍流血死亡的女孩,一个没了魂魄的活死人,一个莫名其妙死了却在坟墓中找不到尸体的男人和一个神秘失踪的男孩……”我抱怨着。

“没有任何明显的伤口,身体却可以自然流血,这应该是和血小板有关!”说话的人是我从美国请来的MI论坛的第72号专员:怪医Goger。Goger是研究病理学的专家。这些年,他专门收集来自世界各地的无法医治的怪病。

“根据梦境,也可以分析出这个人得了那种类型的疾病?”我有些惊讶地看着Jerry。

“当然可以!所以,我才从欧若悉的梦境中分析出他有奇怪的皮肤病。而且我还得出了一个恐怖的结论,就是欧若悉有杀父倾向!”Jerry严肃的眼神里透露出一丝寒冷的光芒。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恐怖的童话]

米小林死了!而他的死亡原因是窒息。他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却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杀他,简直是易如反掌。

“欧若悉、米小林、泪血少女和爱丽丝,他们的死似乎有着某种联系。”我说道。

“可至今为止,也没有人找到欧若悉的尸体,谁又能确定他一定是死了呢?连唯一有可能知道真相的彭明朗也神秘地失踪了,说不定他们两个中的一个就是杀死这些人的凶手。”Jerry黑着脸从我背后发出声音。

我感觉到脖子上有一阵寒意:“你不要吓唬我!我还记得彭明朗失踪之前曾警告过我,他说我正在经历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不过我可以完全肯定,欧若悉、米小林和泪血少女都得了世界上极为罕见的疾病。”怪医Roger悠然地说,“米小林的身上没有任何因为外力而造成的损伤,脑子里也没有肿块,就好像,他的肢体霎时间就陷入了某种‘沉睡’的状态。这种罕见的状态,发生的几率只有十亿分之一。这就是“睡美人病”了。”

“My God!也就是说人会无缘无故地变成活死人。”Samuel感叹着。

“那欧若悉又是得了什么病呢?从他的梦境中分析,他讨厌白天,尤其讨厌阳光,只能在夜里活动。”Jerry托着腮,询问着怪医。

Roger用手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欧若悉患的应该是一种叫做‘吸血鬼症’的疾病。暴露在阳光下,就会使得这种病的人皮肤起水泡,而且感到灼热和疼痛。就像吸血鬼一样,根本见不得光。”

“那‘泪血少女’呢?她是不是被吸血的女鬼给吸干了血啊?”我问道。

“她身体上的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随便流血,就表明她的凝血因子比正常人的凝血能力弱很多。所以,动不动就七窍流血,样子很是恐怖。”Goger介绍着。

“这真是恐怖的‘童话人物’。”我说着,“米小林简直就是一个活死人了,可是为什么还有人要杀他呢?”我皱眉思考着。

[离奇的预示和未知的坠毁]

Jerry深信欧若悉有杀父的倾向,可是他的这种笃信,却令我们感觉到很悬。凭什么根据一个梦就说人家要杀人呢?

就在这时,有人按呼了我的门铃。原来是一个送快递的男孩。我打开那个精致的小盒子,里面装的居然是一对闪亮的耳钻!这是和彭明朗耳朵上戴的一模一样的耳钻,很漂亮,很精致。在那天发现泪血少女的时候,我还在彭明朗家的桌子上看到了漂亮的耳钻。

盒子里面还有一张小卡片,上面写到:当我第一次在墓园见到你的时候,我真的觉得你很可爱。送你的这对耳钻和我戴的耳钻是一模一样的,也许,我们已经没有再见面的机会,但是无论以后我去哪里,我都会永远记得你。

彭明朗送我礼物,我是应该感觉高兴呢,还是感觉恐惧呢?

……

“我的双手被一根电话线缚住了,垂下的电话在摇晃着。我看到我的父亲,他似乎睡着了,躺在近处的地上。我发现了一把锤子,就用双手把它拾起来,然后尽力砸向父亲的头,我打中了他,却没有发生任何事,这时父亲睁开眼睛,对着我冷笑。”Jerry读着欧若悉的梦境记录。

“就因为这个梦,你就认定欧若悉想杀死他父亲?Jerry,我有时候怀疑你到底是梦境分析专家呢?还是胡说八道的巫师啊。”我在等待Jerry的分析。

“在梦里,他的手是被电话线绑住的,这说明他在生活里一直感觉到很压抑。看见他父亲睡着了,他就想用锤子砸他,这表明,他会利用一切机会来对付他父亲。但是他老爹被锤子砸中了还任何事没有,他对他怪笑着,你不觉得也挺恐怖吗?那说明,在真实的生活里,他老爹很有势力,欧若悉根本反抗不了。而且那怪笑,正是他老爹对他的冷嘲热讽。”

“所以,欧若悉迟早会杀死他的父亲。”怪医Roger也饶有兴趣地说着。

“可是他姐姐说,他们的父母是死于飞机坠毁啊。”Samuel还是存有质疑。

“虽然在那次飞机坠毁的事故中乘客的名单上有父母的名字,但是谁又能证明他们那天一定是上了那架飞机呢?更何况飞机上所有的人都葬身大海,连尸体都找不到,谁又能完全确定,死者中肯定有他的父母呢?”我也来了寻根究底的精神。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王子与魔鬼]

晚上八点多,天已经黑了。这时,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你好。”我说道。

“听着,乐文夕,你不要再追查这件事了!也不要再去追查欧若悉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你越是接近真相,你就会越危险。你知道真相的那一天,就会是你死亡的时刻!所以,我求求你不要再追查下去了!”电话里传来了彭明朗的声音。

“彭明朗,你究竟在哪里!那些人是不是都是你杀的?你为什么要躲起来?”我一边追问一边听到了彭明朗的手机里有我家附近广场的背景音乐的声音。那也就是说,他就在我家的附近。这时,我突然看到落地窗前的窗帘上映出了一个人影,我几步跨过去,一瞬间就把窗帘扯了下来。

My God!我几乎看到了我十九年以来所看到的最恐怖的一幕。那窗外站着的人简直就是一个魔鬼!我吓得一下子把手机扔在地上,张开了嘴。那个人影也在我看到他的一瞬间急速跑开了。

风吹起了他的头发,我可以清楚地看到映在透明的玻璃窗里的他的脸——那是彭明朗的脸——一张恐怖至极的脸!他右边的脸,就像一个俊美的少年,而左边的脸,却像一个恐怖的魔鬼:他左边的脸部骨骼全部都塌陷下去了,左边的眼睛被绷紧的肌肉牵扯着,似乎根本就无法闭上,眼球带着鲜红的血丝鼓出来,而鼻孔,也翻张着。他左边的嘴唇根本无法遮住那龇出来的丑陋的牙齿,甚至因为嘴唇闭不上,还流着口水!真是太恐怖了!

彭明朗,他不再是从漫画中走出来的英俊王子,而是看守墓园的恐怖魔鬼。

[死亡的爱丽丝与绝望的王子]

“Romberg病,就是人的一侧脸部的皮肤和软组织出现了进行性萎缩。这种病多发生在二十岁之前,但是发病的原因尚不清楚,医学界还没有更好的解释。”怪医Roger看着惊魂未定的我一字一句解释着。

“也就是说,如果不是得了这种病,彭明朗应该就像是和他的右半边脸一样帅气的男孩,对吗?”我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Grace的帅哥美梦彻底破碎了!”Jerry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说着。

“既然彭明朗、欧若悉、米小林和泪血少女,四个人都得了极为罕见的疾病,那么,他们一直提到的红苹果少女爱丽丝可能会和他们具有某种相似的特征,也就是说,她也许也有一种极为罕见的疾病。”Jerry分析着。

“在米小林的小册子上,他用一个小的方向盘来代表玩具卡车,用骷髅头代表死亡。每一次,他都是把小的方向盘和小的骷髅头画在一起,从符号学的象征意义来分析,小卡车就代表着死亡。也正如米小林所要表达的:爱丽丝是因为玩具卡车而死的。”‘符号狂人’Samuel说着,“而且他还反复画着这样一些符号:一个大圆圈,然后打了一个叉;再画一个小圆圈,紧接着又打了一个叉。他想表达的是,大圆圈不是小圆圈,小圆圈也不是大圆圈。”

“玩具卡车怎么可能致人于死地呢?这听起来很荒谬。大圆圈不是小圆圈,小圆圈不是大圆圈,这简直就是在说废话啊!”我说道。

“米小林用符号所要表达的应该是,他认为爱丽丝在事物的区分上出现了问题。她可能经常把小当成大,或者把大当成小;也可能是把黑当成白,把白当成黑之类的。”Samuel推断着。

“我倒是有一个大胆的推论:既然,爱丽丝无法区分事物的大小,米小林又说她的死因和一辆玩具小卡车有关,那么她的症状和我知道的一种病例很像。那是一种叫做‘爱丽丝梦游仙境症’的疾病,是神经学上的一种高度迷惑性的现象,以致影响到人类的视觉感知。举个例子来说,一辆尺寸正常的汽车,可能被看成一个小玩具那么大。而一只宠物狗也可能被看做只有老鼠那么大。”怪医介绍着他的猜测。

“所以说,爱丽丝并不是死于一辆玩具小卡车,而是被一辆真实的大卡车撞死了。由于她的眼睛无法区分小大,才会把真实的卡车看成玩具卡车那么大,才会没有及时躲闪而造成撞车的事故。米小林又说爱丽丝的死是自己造成的,说不定是因为他经常摆弄玩具卡车,所以他身旁的爱丽丝才放松了警惕,以为大卡车就是米小林的玩具卡车。”Jerry分析得头头是道。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相同的梦境]

我和Jerry来到了欧若思的家,要把这段时间以来我们的发现“汇报”给她。

“我和弟弟一直是分开住的,他失踪以后,我去了他的房子,整理了一些他的东西。我找到了六年前的一篇报道,这篇报道让我很惊讶。”欧若思说着。

六年前,欧若悉就已经是小有名气的记者了。他的那篇报道的专题是关于世界上的罕见疾病。而他报道的主要对象,就是这一连串神秘事件的主角们:蓝岑岑、易瞳、彭明朗和米小林。当年他们也不过就是八到十二岁的孩子。在那篇报道之后还有后续追访:报道上的孩子们因为自己的病被突然向外界公开而无法承受巨大的压力,无论是来自外界的同情还是歧视,都令他们痛苦不已。也可能还有经济上的巨大负担,或者是感觉对未来的绝望。后来,孩子们就离家出走了,从此以后销声匿迹,再也没有出现过。

“我觉得我弟弟当年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大众把那些孩子的失踪都归罪在他的身上。他总是做噩梦,梦见自己被那些孩子纠缠,所以,他的梦中总是出现那个叫蓝岑岑的女孩。我觉得他这次的失踪和那些孩子有关。他肯定没有死,否则石棺里为什么没有他的尸体呢?我记得,有一次他向我借钱,说是有人勒索他。会不会是那些神秘消失的孩子们呢?”

就在这时,我觉得,我右手的食指有一些刺痛,我看了一下刺痛的部位,我的食指被什么东西划破了,还渗出了一点儿血迹。定睛一看,划破我的手指的,竟然是一颗小小的银色的耳钻。多么熟悉的耳钻!这应该是彭明朗的耳钻。可是,耳钻为什么会出现在欧若思的家里呢?

……

“我总是可以梦到,在太阳光耀眼的天气里,天空就会下起鲜红的雨水来。我的皮肤感觉到非常疼痛。就像是整个身体要着火了一样难以忍受,那感觉实在是太可怕了!”欧若思叙述着自己的梦境。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另一种可能性]

“Jerry,我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我觉得我们似乎从一开始就被设计了:神秘失踪的欧若悉,偷偷委托我们调查欧若悉的欧若思,知道欧若悉失踪真相的彭明朗。似乎他们三个人都知道事情的真相,而我们需要调查的只是其中的细节。”我对Jerry说。

“为什么这么说呢?”Jerry因为我的话感到很迷惑。

“这可能只是我的一种直觉。我刚才在欧若思家里的时候,拾到了一颗原本属于彭明朗的耳钻。可是彭明朗的耳钻怎么会出现在欧若思的家里呢?只有两种可能性:第一,彭明朗去过欧若思的家;第二,欧若思去过彭明朗的家。如果是第一种可能性,就代表着知道欧若悉失踪真相的彭明朗见过欧若思,那么欧若思此时也应该知道了她弟弟失踪的真相;如果是第二种可能性,就代表着,欧若思去过彭明朗的家,才会不小心使得那枚小小的耳钻掉落在自己的衣服上,从而带回了家。我记得很清楚,案发之前的那个夜晚,是我把彭明朗摘下的耳钻放在茶桌上的,所以,很可能是案发的时候,只有到过现场的人才有可能粘到耳钻。”

“你在怀疑欧若思?你认为,她和‘泪血少女’的死有关?”Jerry很快心领神会。

“事实上,我没有什么证据,似乎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可以证明我的推测。”我耸了一下肩膀。

“我有办法,我们可以大胆地尝试一下,就当碰碰运气。”Jerry挑了一下眉头。

[一线之隔的真相]

“欧小姐,你为什么要我们停止对你弟弟的调查呢?事实上,我们已经得出了结论,可以向你非常完整地描述出你弟弟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在过去的几年里,他都处于一种怎样的心理状态。”坐在我对面的欧若思突然提出要停止我们的调查任务。

“那么,你们的结论是什么呢?”欧若思问到。

“这段影音上,我们忠实地再现了你弟弟的一些生活状态,你看了之后就会明白。”我一边说一边打开了Video。

“我梦到那些病态的孩子们,他们对着我冷笑着。突然,他们变成了一只又一只的大鸟,他们把若悉整个人都撕裂开了,那些大鸟就叼着若悉身体的一部分,越飞越远……”

“我从很小就离开家,去国外读书。倔强的我因为和父亲发生了争执,很多年都没有和家里人联系过。几年后,当我回到家,才知道父母已经死于一场飞机坠毁事故。可是,那天,我去了我父母一向喜欢的咖啡馆,他们每次上飞机之前一定会去那里坐坐。我看到了咖啡馆老板收藏的一张照片上,竟然有我父母飞机失事那天在咖啡馆拍摄的影像。而照片上显示的时间,刚刚就是那架飞机出事的时间。直到那时,我才知道,他们根本没有上那架失事的飞机,所以也根本不可能死于飞机失事。他们的死另有原因。”欧若思说着。

“他得不到父亲的理解,父亲无法接受他总是半夜跑新闻的生活状态,觉得那是给我们的家族蒙羞更无法接受他竟然爱上了一个视觉有残障的女孩。所以当若悉因为报道的风波而感觉到内疚不已,他提出想收留那些得了罕见疾病的孩子的时候,他和父亲的冲突就彻底爆发了!父亲对他的嘲讽使他在愤怒之中错手杀了自己的亲生父亲,还有看到案发的惊慌失措的母亲。”

“可是知道这一切的时候,已经是六年之后。弟弟留给我一封写有父母死亡真相的信之后,就失踪了。所以我很想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他心里在想什么?他和那群病态的孩子究竟是什么关系?”

“原来,他和他们一样。承受着巨大的病痛折磨,无法像正常人一样生活。这真是一种很可怕的感觉。可我却责怪他们,责怪弟弟为了维护他们而错手杀死自己的父母。当我看到那个流血的女孩和昏迷的男孩死去的时候,我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永远的英俊男孩]

玻璃窗外透进热度强烈的太阳光线,我一遍又一遍地读着欧若悉的梦境记录,Video里放映的是吸血鬼夜间活动的场面。欧若思已经完全沉浸在催眠的状态下,她讲出了自己的梦境,还有那些梦境下隐喻的事情真相。

“我都说了些什么?”欧若思突然清醒过来。

“是你杀了他们!你藏起了女孩输血的血浆,你闷死了重度昏迷的男孩。”我说道。

“那些病态的废物们,本来早就应该去死了!要不是他们,我的父母怎么会死!”欧若思咆哮着,突然拿起桌子上的一把水果刀向我扑来。

“彭明朗!”我大叫着,他在欧若思用刀刺向我心脏的那一瞬间,用自己的身体保护了我!

……

“其实,易瞳流血过多死去的那天,我是跑出去买耳钻给你了,由于走得太匆忙,连门都忘记了锁。可是没想到,买耳钻的代价那么大,没有人及时给她输血,她就死了。我们都是可怜的孩子,对不对?”彭明朗的伤口血流如注。

“彭明朗,你的脸是可以治好的!只要从你的身体里取出一块小骨头,再动几次外科手术,你的左脸就会变得像你的右脸一样那么英俊了。你就会变得像个王子了!”

“恐怕我等不了那么久了。我也好想变成王子,这样你是不是就会喜欢我?就不会惊恐地逃开了?”彭明朗的声音渐渐消失在我不停的呼喊中。

[娑婆世界]

Jerry的办法,真的使欧若思说出了自己的杀人真相。因为他从她的梦境中分析出,欧若思也不幸得上了“吸血鬼症”。在强烈的阳光照射下,利用相同的梦境烘托,以及可怕的吸血鬼的影像,就可以促使欧若思回忆起自己的梦境,并且说出梦境状态下隐喻的真相。

在彭明朗看守的墓园里,我们最后找到了欧若悉深爱的蓝岑岑的墓碑。深受病痛折磨和杀死自己亲生父母的内疚感折磨的欧若悉在给姐姐留下一封信之后选择了自杀。

彭明朗知道一切事情的真相,他千方百计地跟踪欧若悉,目的就是为了向欧若思解释她弟弟杀人的苦衷和痛苦,他期待她可以原谅一直照顾着他们的若悉哥哥。所以,彭明朗才阻止我调查这件事,而一直暗中保护我的他,还是牺牲了自己的生命。

蓝岑岑、易瞳、米小林和彭明朗,在欧若悉的资助下,得以在小镇的墓园里安静地度过了六年的时光。而欧若悉最后也终于可以永远和他们一起隐居于此,安眠于此……

我们生活的世界,是一个有所缺憾的地方,充满了痛苦与忍耐。但就是这样的地方,才让我们更加懂得珍惜生命,并且追求幸福的人生。

这个Case终于可以归档了。三位帅哥专员也可以回到属于他们的生活中去。而彭明朗送给我的耳钻却会在我的耳朵上永远闪闪发光。这时,在我的世界里,最重要的007号专员Eric的头像亮起来了!他和我说:嗨!Grace,今天过得好吗?……

[诡异的帖子]

可是,欧若悉真的死了吗?如果真的自杀了,为什么我们找不到他的尸体呢?如果,他没有死,他又会在哪里呢?这时,MI论坛主页上,又出现了一个新的帖子:墓园里的亡魂将永不安息!

欧——若——悉。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