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棉被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濮院人机大战 加速低门槛毛衫行业洗牌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3:31:20 阅读: 来源:棉被厂家

濮院人机大战 加速低门槛毛衫行业洗牌

摘要:浙江桐乡濮院镇,被誉为“中国毛衫之都”,这里也是“老板之乡”,在这个只有4万多本地人口的镇里,羊毛衫企业的老板至少超过5000人。对于为数众多的大小老板们来说,2007年是生意难做的一年,而2008年的光景也许会更为艰难。

织羊毛衫用机器一分钟成本5毛钱,用人才1毛钱 新《劳动合同法》的要求,给一个工人办理劳动保险,每人一个月需要300块钱左右,以工厂有300名工人计,每个月需要增加投入近10万元 浙江桐乡市濮院镇,每年有约7亿件羊毛衫从这里流向全国,被誉为“中国毛衫之都”;这里也是“老板之乡”,在这个只有4万多本地人口的镇里,羊毛衫企业的老板至少超过5000人,如果算上规模较小的个体工商户,老板们的数量将更为惊人。对于为数众多的大小老板们来说,2007年是生意难做的一年,而2008年的光景也许会更为艰难。 目前,桐乡市的老板数量正随着劳动力成本的上升而锐减,越来越多有经济实力的老板开始使用机器代替人,“毛衫之都”桐乡正上演一幕现代“人机大战”,仿佛17世纪的英国那样。 成本飙升 羊毛衫行业是典型的劳动密集型行业,劳动力成本是当地产业从小到大成长的主要决定因素之一,自2006年以来,日渐凸显的劳动力短缺和节节攀高的劳动力成本不断蚕食羊毛衫生产企业的利润,通过廉价劳动力数量增长实现企业利润的扩张已经碰到“天花板”;而新《劳动合同法》的实施以及原材料价格和能源价格上涨将使企业面临的形势更加严峻,用机器代替劳动力来抵御成本上升已经成为一些企业家不约而同的选择。 对桐乡羊毛衫产业的调查表明,机器更新换代虽然可以弥补一部分劳动力不足,但机器无法取代劳动力的领域,高素质的劳动者仍然是企业迫切需要的,大规模人才培养,已经成为企业的当务之急。 而大量先进设备的使用,意味着企业需要更加雄厚的资金、技术实力予以支撑,一些小企业由于不具备这样的实力很可能将被淘汰出局,桐乡羊毛衫行业“洗牌”因此加速进行。 一位羊毛衫企业老总说如果要给自己的员工打分,几个车间主任都只能打到50分,但是不及格的员工不能开除,不但要留下来,还要哄着、劝着,不能严厉训斥,不然他们走了,要么招不到人,要么勉强招进来的可能连50分都达不到。 桐乡劳动力紧缺还可以从一个数字体现出来。一位企业高层透露,2007年桐乡外来劳动力减少8万人,该数字是通过对比桐乡同期暂住证办理人数得出来的,但未得到桐乡官方证实。 招不到工人的情况2006年开始显现。澳羊纯公司的董事长王立晓说工厂缺工40%,有40%的机器是闲置的。 劳动力短缺带动劳动力成本的上升。王立晓说劳动力的供给在减少,另一方面羊毛衫生产的厂家数目还在扩张,工价自然要上涨。每天按8小时工作制算,工人原来一天的工资是50块钱左右,现在已经涨到80块钱。 陈建根告诉记者,以前熟练工人的月收入在1000到1500元之间,现在上调到1500到2000元左右,在羊毛衫生产的旺季,一个套口工一个月能够拿到3000元。 新《劳动合同法》的颁布实施进一步提升了劳动力成本。桐乡市市长助理、濮院羊毛衫市场管理委员会主任沈济贤预计新法将使羊毛衫企业的劳动力成本增加10%到20%左右。 一家羊毛衫企业的老总粗略估计,按照新《劳动合同法》的要求,给一个工人办理劳动保险等项目一个月需要300块钱左右,他的工厂现在有300名工人,每个月需要投入近10万元。 机器VS人 劳动力短缺和劳动力成本上升使“留人”成为当务之急。 奥群公司的董事长姚美凤说公司已经开始投入300万元左右改造宿舍,新宿舍将按照酒店房间的标准建造。另外一些企业在“吃”上想办法来拴住员工的心。王立晓说工人的伙食补贴已经从每月30元钱提高到70元,有些企业提出了免费吃饭的承诺。有企业还想出了“带薪休假”的点子,淡季可以“带薪休假”,可享受每天给10元到20元不等的工资。 企业即便想方设法留住劳动力,工人还是会离去。 一些企业家表示生活条件越来越好,独生子女越来越多,能够吃得起苦的工人越来越少。而中、西部的安徽、江西等地都在大力建设各种工业园区,外来劳动力完全可以在当地打工,劳动力流失不可避免,使用更加先进的机器设备,用机器代替劳动力,成为羊毛衫企业的首选。 王立晓说,1台电脑横机的工作效率抵得上5个工人,虽然这台设备要几十万元,但是机器不用签劳动合同,也不用交劳动保险,难度高的产品可以放在电脑横机上做,工人只要配配片就可以了。老式横机1个工人只能管1台,用了电脑横机后,一个工人可以管4台,企业更愿意用机器而不是工人。 然而算细账的话,现在用工人还是比用机器划算。王立晓算了一笔账,生产一件羊毛衫,用机器的话一分钟要付出5毛钱的成本,如果换成工人每分钟才1毛钱,用工人的成本远远低于机器。 红蚁屋集团总经理钟培荣估计目前用机器的成本至少比用劳动力贵1倍左右,但是两者之间的差距在慢慢缩小。工人工资每年在以10%的速度上涨,而电脑横机用得越多,生产效率也就提升得越大,使用机器的成本随之不断缩小,这样估计5年以后,机器和劳动力成本之间的差距就会变为零。 “35万元”的行业门槛 企业家热衷机器设备更新换代的根本原因是制造业利润日渐微薄,利润空间的缩小既是因为劳动力成本的上升,也是因为同业竞争的惨烈。 率先引入资金需求大、技术含量高的机器设备的企业,可以有效降低劳动力成本上涨等各种因素带来的冲击,而小企业由于实力所限,逐渐淡出市场,或者被其他企业并购。 沈济贤说濮院镇以羊毛衫为业的老板应该有5000多人,加上其他地方的企业,整个桐乡市大大小小的羊毛衫企业老板数量要超过1万人。投入两三万元就可以办起羊毛衫厂。 陈建根做了一个比喻:按照濮院的市场容量,如果只有1000条鱼,每条鱼都是可以吃饱的;但是现在养了1万条鱼,食物只有那么多,大家只能拼命去抢。陈建根说要在竞争中生存下去,只能做“大鱼”,吃掉一些“小鱼”,恢复市场的平衡。 生产设备的升级换代是企业做大做强的途径之一。以目前企业正在大力推广的电脑横机为例,如果在上海购买的话,最便宜电脑横机报价也在35万元人民币左右,对于那些只投入两三万元就办厂的小企业来说,面前已经竖起了一道难以逾越的屏障。 不过,电脑横机虽然可以代替一部分劳动力,有一些工作仍然是机器无法替代的。 陈建根希望找到更多、更优秀的羊毛衫设计师。几年前,设计师的底薪最低在1500元左右,现在已经增加到5000元;如果设计的款式在市场上有销路,设计师可以从这款产品的利润额中获得10%左右的提成。对于一些骨干,陈建根还给过最高达10%的企业股份,但是有些人才还是留不住。 陈建根建议桐乡地方政府能够牵头组建一所培训学校,为当地的羊毛衫产业培养设计师等各种高素质人才。他说国内的一些高等院校也有相关专业,但不是为羊毛衫产业特别设计的,而且理论与实践往往脱节。如果羊毛衫培训学校能够办起来,一年毕业50个设计师,哪怕有三分之一流向桐乡以外的地区,三分之一自己做老板,只要还有三分之一的人才能够留在本地,对企业的帮助将很大,人才仍然是企业做大做强的主要支撑。

玩具曼彻斯特犬养殖

对虾养殖技术

鬼故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