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棉被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佛山慈善明星猥亵门一举报女义工爱上李明远《资讯》

发布时间:2020-08-31 17:57:09 阅读: 来源:棉被厂家

上周六,曾参与策划举报李明远的义工女孩小雨,坐到南都记者面前,讲述了5个女孩报警的“坎坷”过程:她们创建专门的Q Q群,定下协议,约定谁都不能出卖谁;不敢直呼其名,叫李明远“Lily”;其间出现有人“反水”,原本的6人行动变成5人;还曾接到“恐吓电话”,去派出所录口供时“被人盯梢”……小雨说,两个月的举报历程,让她们提心吊胆,堪比电影大片。

禅城警方前日向南都记者证实,在李明远涉嫌猥亵和强奸案中,共有4名女孩录口供称自己受害。小雨则表示,其中3人正是“举报团队”成员,另一名是警方主动约见的“受害女生”。

准备6名女义工开了多次会

去年12月,得知小丽们“被李明远性骚扰”的义工小米(化名)主动联系桂城某学院女学生小雨(化名)。在义工活动中,小雨与小米相识,相互聊过关于李明远的传言。

很快,小雨、小米、小丽(化名)以及其他三个义工女孩见面了。互述经历,她们大吃一惊,李明远“动手动脚”的对象不止一人。其中,除知道了小丽“被袭胸”,小菲(化名)遭“强迫口交”,小艳(化名)还道出李明远送她回家时,在车内“骚扰”她,并怀疑李给她喝的饮料有问题。小雨说,那次见面,她们就决定举报李明远,其中一个女孩小青(化名),专门为此建立了一个Q Q群。

6名女孩定下协议,谁也不能出卖谁,违规者责任自负。她们约定把李明远称为“Lily”。小雨说,几个女孩会提前商量见面,开了多次会议,讨论如何处理该事。商讨过程中,几个女孩小心谨慎,“走在路上,看到学生模样的人,都不敢接近,担心是‘卧底’。”有一次为保险起见,她们还约在佛山图书馆见面。昨日,小丽确认了小雨所说的碰头会之事,不过,她只参加过一次。小米也向南都表示,曾与小雨多次商议举报李明远。

[page_break]

李明远的咖啡馆一角

经过多次商议,又征求一些义工朋友意见后,她们决定先去妇联告状。小雨说,当月,她们先去了禅城区妇联,然后去了张槎派出所,其后又去了市政府旁边的佛山市妇女儿童权益保护站“录了很多次口供。”

反水“一成员爱上李”,没去举报

小雨说,不过,去妇联投诉和到派出所,当初创建商议举报Q Q群的小青没去,而且从此开始反驳其他5名女孩对李“举报”。

“我开始还担心她去李明远那里当卧底,还很担心她的安全。但不久,其他几个举报女孩证实,小青反水了,她早爱上了李明远。”小雨说,“陆续听说,因担心李明远出事,小青才反水。而且小青说李明远对她很好,经常请吃饭,逛街。”后来,小青撤掉了商议举报的Q Q群,但仍时不时打听她们的进展,其他5名女孩子见到小青则扭头就走。小雨不担心小青泄露她们的身份,“她那么爱李明远,我们就抓着这点警告她。”

春节前,李明远被刑拘后,小雨说,小青不时放些假消息来试探,她还留着“举报团体”成员小艳发的一条短信———“快到李的审判期,李那边的人很紧张,现在距地(小雨说是‘小青和挺李的爱心俱乐部成员’)放出消息说今天李被放出来了,来吓大家。但我已经问过阿sir了,李现在还没有放出来,但是过几天就会被放出来了!”

小青在自己的Q Q空间里写了很多日记。南都记者查询发现,今年2月2日,小青在自己空间写下了这么一篇:“我好似说了很多次对不起,让你们失望了。好多次说不会再理他的事,可一次又一次去理,很失望吧。这一次真的出事了,我不但没有旁观,还为他担心。但这种担心真的没有其他意思。只是心里不知为什么,希望他尽早出来,重新开始,不要再做不应该做的事情,因为他还有家人,我也为他的家人担心。毕竟接近过年了,希望你们能够明白我的信,只要他出来后,我真的不会再理他的事,真的对不起。”日记末尾,是一个哭的表情。

对峙“接到威胁电话,让我们放手”

小雨说,5名举报女孩最后一次见面是今年2月,在佛山乐园。当时李明远已被刑拘,她们认为,李面临着牢狱之灾。

“但很快有人打电话

玻尿酸能改善皮肤吗需要去医院注射吗

鼻综合恢复期

小阴唇整形需要拆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