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棉被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恐怖爱情之玫瑰约定-【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39:38 阅读: 来源:棉被厂家

爱情,分很多种,一种是两情相悦,一种是暗恋,一种是爱上了一个又爱一个。

今天我们讲的故事就是第三种爱情。这种爱情所导致的悲剧,是最多的。

村里有个种花种的很好的小伙子,叫张倾,他长得一副贵人的模样却生在一个小村子里,不过,这也正是他所追求的安宁生活,他有一个中意的女孩,是村里长得最出众,同时也是最可爱的。

天空万里无云,在一片茅草恒生的平原里,张倾和那位中意的女孩小萄手牵着手屈膝坐在草上,她很美,两耳边垂下的两束发辫,额上中分的发荫配合瓜子脸划下一个柔美的弧度,可爱又不失气质,与张倾在村里是公认的金童玉女。

“小萄,过阵子我要去城里打工,等我有钱了,我就立马上你家提亲去!”

小萄一听到张倾说要离开她去城里,本来可爱的笑脸立即就像是被电了一样地怔住,问道:“去城里,打工?那……那我呢?”她心里有些许小触动,像是在担心什么。

“你呀,给我好好的呆在家里,等我赚了大钱,我要风风光光地把你娶进家门!”张倾拍着胸脯信誓旦旦道。

他不知道小萄怎么想,他只是一心想要给小萄幸福,考虑了好几个日出日落才决定的,用暂时的分离,换来以后美满的日子,他认为这样很值得。

“嗯……我等你。”小萄的脸色渐渐地由哀转喜,她笑起来真的很美。

三天后是小萄的生日,家里正在忙活着给小萄过生日,顺便给张倾践行。

一盆开了九朵艳红的玫瑰在一盆陶瓷盆里盛开,捧着的人正是张倾,这是他培养的花,每年都会在小萄生日的时候送她一盆红玫瑰,小萄的家里的一个角落种满了张倾送的红玫瑰,她每天都在精心地照顾那些花儿,令它们绽放得艳丽。

张倾把花递给正在房里梳妆的小萄,道:“小萄,生日快乐,按照城里的说法啊,玫瑰是一种情花,九朵呢代表长长久久!祝愿我们俩能够一起长长久久!”

小萄很是感动,她放下木梳,接手捧过张倾递来的那盆红玫瑰,眼里的泪光形成一颗颗珠子顿时滑落。

小萄的生日宴也成了给张倾的践行宴,村里的父老乡亲都来送张倾。太阳由东往西走,很快便到了山背,那是一天快要结束的时候,傍晚。

小萄从家边的那块种满张倾送的玫瑰地里,折出一朵盛开得最艳丽的花,转手放在张倾手心里,并道:“你一定要回来,我会等你……”

张倾点了点头,抱住小萄,给予她最大的安慰说:“我永远不会辜负你的,因为我张倾这生,就认定你了,你在家安心等我,我一定回来,娶你过门!”

离别了小萄,张倾背着一身厚重的行李踏上了去往城里的路。

开始的日子,确实很不好过,张倾流宿街头,找不到一份他能及的工作。但他毫不气馁,想起了自己在老家还有一门功夫,那就是养花。

家里种的玫瑰他都是留来节日时送给小萄的,并没有想过能做来商品出售,一到城里总算是见识到了多样化,这一支玫瑰就卖到了十几块钱!这可是抵了他两天的饭钱!

他看着手中快要枯萎的红玫瑰,就仿佛是看到了小萄那张可爱的脸,心里虽然苦不堪言,但还是甜滋滋的,嘴角勾起了一个欣慰的弧度,好像是把玫瑰当作了小萄陪在他身边。

凭他多年来种植花,特别是玫瑰花的经验,而且赌上身上全部家当,把手上这单单一支玫瑰,很快培育生根发芽,并分了枝!

张倾开始把那培育出的玫瑰拿到集市上来卖,没人看一眼。

但是似乎老天很眷顾勤劳的人儿,一个戴着眼镜的老头看上了他的花,一脸好奇又带欣赏的目光朝张倾走来:“小伙子,看你不像是进得是这么贵的花的样子啊,而且这种花一般都是不带根售卖的,为什么你卖这种花是以这样的方式呢?”

张倾的如实跟戴眼镜的老头说自己的处境,然而那老头并没有任何嫌弃的目光,还怀以一种同情的神色:“不瞒你说,我是安氏集团的总裁私人管家,管理的是别墅的大小事物,我打算在别墅周围弄个花圃,正好需要你这样精通种植方面的人,你愿意来我这里工作吗?”

张倾一听,仿佛拨开了云雾见到一片彩虹般,欣喜不已道:“嗯,能荣幸有这么一份工作,我一定会好好干!谢谢您!”他握住老管家的手不住地道谢。

跟随老管家来到一个大房子面前,他惊讶地在内心感叹:我以后一定也要买一栋这样的房子和小萄一起住!

就这样,他担任了花圃园丁一职。

在安氏别墅包吃包住,待遇还极其的高,这样多少人都梦寐以求的享受,虽然只是小小园丁一职但是对于他来说已经是暂时满足了。张倾把别墅周围的一圈除了大门口和后院小径都种植上各色各样的花儿,其中有一片特殊的小区域种上他最喜欢的玫瑰。

他把对小萄的思念都寄托在那一小片玫瑰花圃上面,每天最精心浇灌的就是那小片玫瑰花了,安氏家族里有位长得异常漂亮的小姐,虽然有些小脾气,不过对人还是蛮好的,而且她也很喜欢植物,这下因为老管家招来这么一位种植能手,让别墅周围都变得生机勃勃,她很是开心。

“诶,你是谁呀?”安氏小姐一副童真可爱的模样,盯着正在玫瑰花圃里忙着松土的张倾问道。

他听下手中的小铲子,抬眼对安小姐看去,因为阳光照耀得刺眼,他不得不半眯着眼,看向周围他辛苦的成果,自豪地介绍:“我是管理这周围的花圃的,我叫张倾,请问你是?”

安小姐看着眼前这位长得几分帅气的张倾,很亲和的自我介绍:“我叫安雅蝶,这是我家。”

她笑起来犹如冬日里的阳光,又甜又暖,穿着一身粉白相间的长裙,一头黑黑长发直直地披在肩背上,真符合了她的身世。那种亲和的美,却又超过了原本人人眼中那种倔脾气的大小姐的印象。

安雅蝶很喜欢花,虽然种植的这些都没有开,但是她也很期待开花的那天,她能亲眼见到这美丽的一面。所以有事没事都会来找张倾请教,问问这些花都有什么特性,要怎么照顾,什么时候开花等,他也很耐心地和安雅蝶交流,发现这个家世不菲的小姐居然这么亲和,为此印象很好。

过了半年。

“张倾你看!这朵波斯菊开了!好美啊!”安雅蝶此刻像花丛中那采花蜜的蝴蝶,游荡之间翩翩飞舞。

他静静地站在一边,看着眼前这个小姐,心里忽然有种欣喜,看到她开心的模样自己也跟着很开心。

“啊!”

一声尖叫,打破了他脑海中的沉迷,原来是安雅蝶在花圃中扭到脚了。他急忙地过去看看情况,安雅蝶倒坐在地,一只手不停的搓着雪白的小脚踝,令他疼惜感在内心油然而生,张倾蹲下看了看伤势,发现有一块於肿,伤得不轻。

“安小姐,你……还能走吗?”

安雅蝶摇了摇头,眼神中一种期盼看得张倾心里很是难受,他便开口问道:“安小姐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我可以扶你去厅里休息……”

他除了小萄一直以来都没有接触过别的女孩,所以对于这样的一位千金小姐更是自主保持距离。

“我走不了,还是,抱着我去吧……”安雅蝶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不敢看张倾,头倾斜到一边脸上韵上一层淡淡的粉红,害羞的模样着实也是令人入迷。

张倾抱起安雅蝶,走在花圃的小径中,仿佛置身礼堂一般,安雅蝶有点羞涩的模样可以说令很多人都为之陶醉,张倾却没有太大反应,因为他心里依然装着小萄。

到了别墅内,张倾找出来药箱,让安雅蝶坐在软沙发上,自己蹲在地上给她用药水擦拭於肿的脚踝。

暗隐情愫,花开缘起。

时间就这样过了很久,眨眼就是三年多,张倾已经有三个小萄的生日没给她送玫瑰花了,这天他静静一人呆在花圃里,抬头望着天上的月牙,虽然现在的他确实足以给小萄一个安稳的家,可以给小萄兑现当初的承诺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起了小小的想法。

如果,能得到这硕大的家业,那别说自己的一生,连子孙的一生都不用愁了!

张倾开始有意无意的跟安雅蝶接近,以至于他已经从小小园丁一职变成了安小姐的贴身保镖,为她应酬挡酒,为她传达任务给公司,跑来跑去,除了这些,他所能自己去做的,就是在安雅蝶忙类瞌睡时,为她盖上一件外衣或毛毯。

安雅蝶心中也知道,认为张倾对自己的好,都是因为他喜欢上自己了,心里有些许小小激动。

作为一个大集团的千金,生日举办的宴会众宾客是肯定少不了商业界各大名豪的,在灯璨乐起的别墅内,因为总裁要去国外开会,所以把宴会的所有举办权都交给了张倾。

张倾为安雅蝶隆重的举办了一个别致的,精美的,盛大的生日宴,一来是庆祝,二来是增进和合作商的友好感情以便日后的交易。

宴会开始,开场舞是张倾和小姐安雅蝶一起跳的,在场的人士无一不说他们天造地设的一双。一曲完毕,安家小姐换了一身更美的裙子,雪白色的蓬蓬裙上泛光的亮片极为引人注目,此刻全场安静,把目光都投注在安雅蝶身上。她手中拿着一个白色的话筒,给全场嘉宾唱了一首动听的歌。

歌曲完毕,她深呼吸了一口气。

“很感谢诸位能来参加我的宴会,父亲因为忙于事物出国,没能来会见各位,在这里我要说声抱歉。同时也很感激与我们安氏集团合作的各位,今天,是我的生日,举办了这个宴会一开始感谢大家,二来是希望日后我们的合作能更融洽,在这里,我敬大家一杯!”说着安雅蝶从张倾端着的酒盘上拿了一杯红酒,对着楼下大厅的嘉宾高举后饮了一口。

“在这里,我还要宣布一件事,那就是……”安雅蝶转移目光到身旁绅士的站着的张倾,一脸幸福渐渐洋溢对着他,拿着话筒说道:“我……我……”

她想对张倾说“我喜欢你”,可是因为身份的原因她还是在关键时刻犹豫了,让一个堂堂小姐来开口,似乎有些不合情理,一来有失名誉,堂堂总裁千金喜欢上一个保镖,还会让合作商看不起集团总裁,二来恋爱的话怎么说也得是男方开口,不然日后怎么能保证两人的恋情是否会容易产生矛盾。

张倾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眼前一亮,迅速反应过来,抓着安雅蝶那只握着话筒的手,对着麦克风说:“我喜欢你,雅蝶。”

这不仅惊呆了在场所有人,还让安雅蝶心中急促了一阵,张倾终于说出自己心中所想,她的惊讶转瞬被欣喜给覆盖。

不久,他们结婚了。

婚姻后的他们甜如蜜糖,张倾得到了安雅蝶父亲的认可,把他调到公司副总裁的职位,雅蝶父亲不在公司的时候一切大小事物都由张倾管理。

在村里的小萄还在望穿秋水的等张倾回来兑现他的诺言,每天都生活在不安和寂寞之中,眼看就到了要出嫁的年龄了。

村里有规定,如果在24岁还没有出嫁的姑娘要派去和临村联姻,到时候嫁的自己不喜欢的耽误一生,若是能培养感情还好,如果不能那么自己就没有生活的意义而言了。

为此小萄决定,要去城里找寻张倾。

初到城里,她人生地不熟,而且很快迷了路,好在有好心人救了她,带她去了一家旅店暂住。

在城里,她渐渐也明了了这里的生活规则,并且找到了一份简单服务员工作。转眼过了三个月,她已经习惯了城里的生活,但她没有放弃寻找张倾的下落,她相信张倾会兑现对她的诺言,一直努力着。

有天看电视,上面播放的是安氏集团的采访节目,正在忙碌倒茶送水的小萄,在电视上看到张倾穿着一身高档西装,在上面侃侃而谈。

她笑了,原来张倾在城里的工作已经小有名气,不久他可能就会回村里跟自己提亲了,正在小萄幻想着未来的时候,电视的介绍又出来一位名为安氏集团小姐,跟在张倾身后,打扮得一身优雅华贵,挎着张倾的手臂坐在位置上,众嘉宾一齐鼓掌,小萄不敢相信,她日盼夜盼的张倾居然和别人结婚了!

顿时心如绞肉的疼,眼前一片天旋地转。

这天,是小萄的生日,她穿了一身玫瑰般红艳的长裙。夜晚,她站在租房的高楼楼顶上,大风撩起她的长裙黑发,夜空的冷冰寒刺骨,听不到一点儿声音。

“张倾,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骗我,你是不是……真的忘了我……”说着,她白天憋在眼眶的泪此刻在无人环境下侃侃而落。

她抬起手,看着手中的红玫瑰,已经凋零枯萎。

“你说,我们要长长久久,你每年,都会在我生日送我你亲手种植的玫瑰,可是,出了村,你已经有好几年没送我玫瑰了。你看,我把你送的花儿带来了,可是……你已经忘了我……张倾,我就算死,也要缠着你,让你愧我一生!”

当所有的爱转为了失望,就变成了恨。

因爱生恨,因果注定。

第二天报导,在一栋居民租楼门前有人身亡,猜测应该是因想不开而跳楼结束自己的生命。

晚上,张倾从公司开完会,自己一人开车回到别墅门前,拿上公文包正要进入通道门时,眼光之余看到那片被夜灯照耀的玫瑰居然朵朵盛开!而且开的花儿都是墨色的黑!

他怔住了,他即使公务再繁忙,也不会忘记自己曾经亲手种植的玫瑰是什么颜色,绝不可能是黑色,因为黑色在村里代表不吉祥,而且这个品种的玫瑰很难成活。

他也有见过这片区域的玫瑰以前盛开的颜色确实是红色,可是现在不是玫瑰的季节,别说开花,更不可能会在一夜之间都全部绽放,还变了颜色!

张倾似乎想到了什么,额上冒出一层细密的冷汗,公文包被掉在地上,他往后颤着身子倒退了几步,在那丛黑玫瑰花圃中间,隐隐约约飘来一个黑影。

“张倾……张倾,我终于找到你了……”那声音幽幽凄厉,夜晚中尤为令人胆颤心惊!

“小……小萄?!是你吗?小萄?”张倾试探性地问了,他心里有种不言而喻的害怕。

因为他印象中的小萄是一副可爱朴素的模样,绝不是一身黑长裙,乱发垂直的渗人模样,况且他看到令他害怕的一幕,是小萄整个身影都浮在盛开的玫瑰花朵上!

而且玫瑰花没有一丝受重的弯枝下垂。

“小萄……你,你,你是人还还是……鬼啊?!”张倾腿软得倒坐在地。他心知自己对不起小萄,辜负了她,内心很是愧疚。

“小萄,我,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辜负了你,可是,求你不要伤害雅蝶,她是无辜的,对不起你的人是我,你带我走吧,我无怨无悔……起初,我也有打算,想和安雅蝶结婚后杀了她,并继承她的家产,回村里和你结婚,可是后来,我发现我真的爱上了她,是我混蛋,是我不该!小萄,我求求你,不要牵扯其他人好吗?”

张倾一下子把心中以前的打算和现在的所有想法全都一五一十地告诉小萄的鬼魂。

小萄的语气苦笑着凄厉道:“你跟我说,和我长长久久,却现在,说爱上了别人!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在只有夜灯的冷光下,听着凄惨无比的回声,这一处境能让任何人的汗毛都竖栗不止。

“张倾,你欠我的……你记住,我会让你偿还的!”

也不知是因为小萄是否心里还有张倾,舍不得伤害他,还是另有什么想法,话音回荡过后,一阵阴冷的风刮过那丛黑玫瑰后,就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静谧得令人质疑。

回到别墅里,妻子安雅蝶正坐在沙发上吃水果,见到张倾拖着一副疲劳的身躯进门,立即起身迎接:“亲爱的,你回来啦!辛苦你了,整天忙着处理公司事物!来快坐下,我有个惊喜给你哦!”

安雅蝶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纸,递给张倾。那是一张化验单,上面显示的是安雅蝶怀孕了。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可就在生产的时候,医生告诉张倾,妻子安雅蝶出现了难产状况,大人和小孩只能保一个,他深爱安雅蝶,正要做决定的时候医生又来了一个坏消息。

如果安雅蝶这次不生产选择保大人,那么子宫就要被切除,以后再也不能生育!也就是说,如果这次不生产,以后就再也怀不上了,而且现在张倾的身份是入赘安家,他是不可能再娶别人的,在万般困难的抉择下,他狠下心来,选择了保住小孩……

“雅蝶,对不起,我只能选择保住我们的孩子,我答应你,绝不再娶!”张倾在手术室门外含泪呢喃。

经过几个小时漫长的等待,红灯终于变了绿灯,手术结束了,从门里面出来了一个护士,怀里抱着一个小包,她走近张倾,将怀里的小包递给他:“恭喜你,是个女孩!”

护士接着又道:“可惜,大人生产中失血过多,本来还是可以大人小孩一起保住的,可……最后还是不幸……”说完转身进了手术室。

张倾看着自己怀里正在甜甜入睡的女儿,心里一阵欣慰一阵难过。

他无意间看到,女儿的脖子上有个玫瑰花的图纹胎记!

忽然,女儿睁开了双眸,咧开了樱桃小嘴,一种极其古怪的声音,笑道:“我说过,会让你偿还我的……”

---- 作者寄语:月月再次申明,名下作品保证全部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既然我敢说就敢保证,如果喜欢月月的文,感谢大家的支持!!如果喜欢这类型的文请留言告诉月月,之后还会出两篇和本文类似的故事哦……在此同时,祝大家中秋快乐!∩?∩

亚特兰之怒

三国群英战内购破解版

棋牌

全民斩仙2变态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