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棉被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蜀南页岩气开采上演真实版疯狂的石头-【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15:57 阅读: 来源:棉被厂家

蜀南页岩气开采上演真实版“疯狂的石头”

中国页岩气网讯:这是一出真实版的“疯狂的石头”,郁郁葱葱的蜀南竹海里,一场页岩气开发大战正在轰轰烈烈地上演。

短短两年里,宜宾市长宁县的页岩气开发办公室,从一个挂靠科级单位的“拖油瓶”,跃升成为副处级单位。因页岩气之名,相似的故事,在邻近的珙县、兴文县和威远县,被不断复制和升级。并且由点带面,辐射到同样探测到页岩气的陕西、江西、湖南、江苏,进入2013年以来,各地相继成立页岩气开采公司或者研究机构。

页岩气开发已经写进国家的“十二五”发展规划,到2015年,中国页岩气产量将达到65亿立方米,到2020年,页岩气产量达到600亿至1000亿立方米。部委、省级和地市级政府、央企和地方国有企业、民营和外资企业等页岩气开采参与方已经开始围剿这一饕餮盛宴。

一片狂热之中也有冷静的声音,中国页岩气开发技术不过关、开采难度大、加剧生态脆弱的担忧,或许并不是杞人忧天。

为了调查蜀南页岩气开发的真实情况,记者来到了全国首个实验民用页岩气的宜宾市珙县和内江市威远县。

威远县城试用页岩气1年

威远县距离成都近300公里,是一个城区人口超过20万人的大县,在威远县新场镇老场村,目前有三口页岩气气井,分别是有“中国第一口页岩气井”之称的威201,和201-H3、201-H1。目前这三口气井都正常生产,其中“201—H1”井每天采气量达5万多立方米,目前已对外供气1450余万立方米,每天供应本地居民使用的页岩气大约仅为300立方米。

目前能够使用页岩气的,大部分集中在威远县城的部分饭店和酒楼,老余在县城经营一家养生汤馆近10年,从2012年初开始,通向饭店的天然气管道里,加入了少量的页岩气。对于页岩气与普通天然气的区别,老余实际使用比较之后,深有感触,“过去他们专家都说页岩气燃烧值高,我听不懂,但使用之后,我就感觉同样一个菜,炒菜的时间减少了,原本火焰里的‘啪啪’声没有了。”从用气量来看,以往汤馆每月大约要用1500立方米天然气,自从部分使用了页岩气之后,每个月的用气量大约减少100立方米。

距离威远县近100公里的宜宾市珙县,也已经部分试用页岩气,2012年7月17日,珙县上罗镇15户居民家正式安装了页岩气管道,2012年底,页岩气的覆盖面进一步扩大,下罗乡、孝儿镇、沐滩乡三个乡镇也加入到页岩气“尝鲜”的队伍中。记者从珙县宣传部了解到,目前整个珙县使用页岩气的居民有近200户。

上罗镇居民徐泽莲通过报名成为第一批试用页岩气的15户人家之一,这个精打细算的主妇给记者算起了家里的燃气费,“原来我家使用灌装液化气,一个月要花130多元,现在用页岩气,只要60多元,不仅是开销节省一半,而且炒菜的时间平均也节约一半。”记者在上罗镇走访了10多家使用页岩气的居民,普遍反映使用页岩气要比用液化气节省一半,比用煤节省2/3。而且居民家中炒锅的使用寿命都延长了,徐泽莲特意就此咨询过县里的专家,被告知这是因为页岩气中几乎不含硫等其它杂质,基本不会腐蚀铁锅。

记者了解到,页岩气的试用范围今年将在珙县的另外7个乡镇铺开。目前,威远县和珙县居民对使用页岩气的热情非常高涨,近万户居民排队申请安装。记者看到,威远县和珙县偏远乡镇的居民,还在普遍使用沼气、秸秆气,他们都盼望能够早些使用上页岩气。

供不应求,这是蜀南页岩气试用的尴尬现实。对此,记者采访了珙县发改局局长梅笑,他透露,其实目前页岩气的产量并不低,但对外输送和本地留用的比例有些失衡,“我们希望中石油能多留一点页岩气给我们本地居民使用。”根据公开资料,201-H1井每天采页岩气5万多立方米,页岩气往外输送和留给本地使用的比例是500:3。

为了解当地页岩气生产的实际情况,记者来到了威远县新场镇老场村,在三口页岩气井的采掘现场,找到了中石油的工作人员,但对于目前页岩气的采掘和分配使用情况,中石油方面以“实验阶段信息不准确”为由拒绝透露相关数据。

在现场,记者了解到,三口页岩气井产出的页岩气通过采气管线输至当地曹家坝配气站,再进行分配。

大公司扎堆各有各算盘

记者采访后了解到,目前在蜀南的页岩气项目中,中国石油投入的工作人员总数大约近千人,而另外两大国内石油巨头中石化和中海油,也都在页岩气项目上出重拳。为了弥补采掘技术难题,这些大型央企都不约而同选择和国际巨头牵手。

相比石油天然气开采必须国务院批准的有资质企业标准,目前,国家对于页岩气的开采政策相对宽松,2012年11月22日,国土资源部发布了《关于加强页岩气资源勘查开采和监督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其中规定,页岩气开采将对市场开放,鼓励社会各类投资主体依法进入页岩气勘查开采领域,具有相应资金能力和石油天然气或气体矿产勘查资质的独立企业法人均可申请页岩气探矿权,不具备相应资质的企业也可与具有资质的单位合作开展页岩气的勘查与开采。

对此,当时就有业内人士解读为这是变相对外资“开绿灯”。因为目前我国在页岩气开发上的很多关键技术都尚未掌握,如水平钻井技术、旋转导向技术、随钻测井技术、模拟软件、分析软件以及监测工具等尚未形成系统性成套技术。特别是水平钻井和多段压裂两项核心技术,和国外公司尚有差距。

在这些政策的鼓励下,进入2013年后,中外巨头发作开发页岩气的“牵手”屡见不鲜:

2013年2月20日,中国石油宣布,与美国康菲石油公司签署相关协议,前者将获取后者两处位于西澳大利亚勘探资产部分权益,双方还将达成联合研究协议,共同进行中国四川盆地页岩气开发研究。同月,中国石油与壳牌中国勘探与生产有限公司签署了一份产品分成合同(PSC),在四川盆地的富顺-永川区块进行页岩气勘探、开发与生产。这是在中国签署的首份页岩气产品分成合同,引来业界广泛关注。

而中国石化下属勘探南方分公司,也与康菲合作,与康菲石油在成都签订了《四川盆地綦江区块页岩气勘探、开发和生产的联合研究协议》。合作周期24个月,康菲公司将在合作区内部署二维地震600千米及2口钻井。此外,中石化还在另一页岩气重镇贵州省与雪佛龙合作钻井,第一口井已于2011年钻探,并且计划在中国钻探四口页岩井。

中国海油尽管尚未公布明确的国内页岩气开发规划,但相关人士透露,中国海油计划在美国鹰滩打出7000口井,未来非常规油气产量中油占70%、气占30%。

目前,国土资源部已经对页岩气探矿权进行了两次招标,从2011年6月第一次招标仅有中石油、中石化等6家央企参与,到2012年10月第二次招标共吸引83家国企、民企参与竞标,“页岩气盛宴”的热度提升可见一斑。

除了三大油等央企,多家上市公司也纷纷抛出页岩气计划,天科股份董秘魏丹表示,目前公司已经开始对页岩气开采的研究和立项;四川另一家上市公司仁智油服方面则表示,公司非常看好页岩气未来的开发利用前景,也有实力承接相关的技术服务;四川能源投资集团同样处于备战阶段。该公司相关人员透露,目前只成立了页岩气工作组来推进这项工作,公司包括煤层气在内的专职工作人员超过20位。

“页岩气第一县”之争

在找到页岩气之前,长宁县和珙县原本井水不犯河水,前者拥有蜀南最著名的竹海,地方经济主要依靠旅游业;而后者则依赖煤炭和矿业资源靠天吃饭。直到2012年3月,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批准批复同意在“十二五”期间设立“四川长宁-威远国家级页岩气示范区”和“滇黔北昭通国家级页岩气示范区”。一个宜宾市,4个相关县被划分到不同的两个示范区里。其中长宁县、威远县属于“长宁-威远示范区”,珙县和文兴县属于“滇黔北昭通示范区”。从次以后,关于页岩气第一县的竞争就愈演愈烈,一直持续到现在。

记者在珙县上罗镇采访时,多次看见“中国页岩气第一镇”的宣传标语;而在威远县和文兴县,记者也发现不少“中国页岩气之乡”的广告。就连长宁县的竹海景区,页岩气的宣传标语也抢占了最醒目的位置。

珙县县委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官员告诉记者,这场“内斗”,源于去年的一条《新闻联播》报道。2012年8月9日,中央电视台1台的《新闻联播》播放了上罗镇页岩气井场的相关报道,共播出40秒钟,从那天起,珙县上罗镇就名正言顺地戴上了“中国页岩气第一镇”的皇冠,成为对外招商引资最亮眼的名片。

就这样,40秒的新闻报道,打破了宜宾4县数十年的平衡。

长宁县想要发挥经济和环境优势,一直都想成为规划中的四川首家页岩气股份公司——四川长宁天然气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的注册地和股东,争取更多话语权,但这个计划和这个公司一样尚处于艰难摸索阶段。

珙县则坐拥三口页岩气井,希望借助页岩气开发实现当地经济的腾飞。

长宁县和珙县都自称为“中国页岩气第一县”,威远县和文兴县也不断暗中发力,想要拉拢中石化和中国神华等大型央企参与页岩气开发,以此拉升当地的经济和就业。

这场页岩气名头风波,还延伸到了陕西省甘泉县,2011年这里打下了世界第一口陆相页岩气井——柳评177井完井,粉碎了外国专家和国内学者“陆相页岩气井不出气”的论调。记者采访后了解到,甘泉县正在拍摄的形象宣传片中,也打出了“页岩气之乡”的口号。

万能加速器

好用的加速器

Lantern

Android加速器